中国政府网 | 贵州省人民政府 | 遵义市人民政府 | 个人中心
当前页面: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动态
飞鸽翱翔!习水县大坡镇决战决胜脱贫攻坚
发布日期:2020-09-15 12:28 文章字号:


贵州省习水县大坡镇与重庆市江津区四面山镇的交界处是个有意思的地方,此处的河边有一个界碑广场,广场上不大,约100平方米,却立有4块石碑,分别是贵州省与原四川省界碑、贵州省和重庆市界碑、夜郎国与巴国的“国界碑遗址”,以及毛主席语录碑,往来游客必定会在这几座碑前留影纪念。三块界碑上,箭头指向南边是贵州的飞鸽村,指向北边则是重庆的林海村,一南一北两个分属不同省(市)的小村庄毗邻而居,共同依靠这几块仿佛能让人穿越时空的界碑,以及高山之上的清凉气候和自然美景,各自发展旅游业,一间间民宿和农家乐,为当地村民带来不少收益。


然而在30多年前,这两个村庄却有着天壤之别。


飞鸽村的牌坊


飞鸽村海拔较高,阳光不足,土地贫瘠,全村只有2个小组,总人口数还没有其他大村里一个寨子的人多。上世纪80年代尚未退耕还林时,这里家家户户务农,种植传统农作物,一年下来收成勉强够吃,日子过得十分穷苦。本来隔壁的林海村也差不多,同样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同样的贫困,两个不足1000人的小村庄就像一对“难兄难弟”。


可到了1989年,这种“平衡”的局面被打破,隶属于重庆的林海村率先迎来转机。林海村位于四面山景区内,随着景区旅游人气渐旺,为了改变当地农民贫困面貌,加大投入鼓励村民开办农家乐、客栈等。


看着昔日与自己一样每天在土地里求粮食的邻居,如今竟不再关心收成,转而修起新房、研究起新菜式,那几座界碑仿佛成了划分贫富的结界,把两个原本差不多的村庄切割成了两个世界,住在界碑之南的飞鸽村村民心里既羡慕,又不服气。


原来立的贵州省和四川省之间的界碑


生在飞鸽村的石伏红此时还未满20岁,他不想再过这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抓住机会便对老家挥手告别,前往上海当兵去了。到了大城市,石伏红更不愿再回到深山里。老家那个村庄给他留下的记忆只有贫穷,不仅种不出粮食,就连通往外界的那条路也常年被水流覆盖,红色的丹霞石块被水流冲刷得光滑平坦,他就是踏着这条水上的路一步步走出飞鸽的。


1993年,石伏红回了趟家,发现村里竟也有人开起了农家乐。


农家乐的老板是村里那位姓陶的老支书,大小是个领导,眼界自然也开阔些,眼看隔壁村的旅游发展如此火热,给当地村民带来实惠,陶支书便想做飞鸽村“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把自己家那栋房子改造成简易的客栈,二层开辟出几个房间,设了一个公用的厕所。


农家乐开业时必然在村中引起过不小的反响,这种不甘人后的精神好歹也算是为飞鸽人长了脸面,然而现实并未因陶支书的大胆尝试而有所改变,来吃饭的游客寥寥无几,更不用提前来住宿的了。当时飞鸽村的人们隐约已发现问题的关键所在:全村就这一个农家乐,景区景点又没有开发,谁会跑来消费呢?反正用的是自己家房子,也不存在租金等成本,陶支书的农家乐就这么将就开着,一些抱着尝试心态的村民也跟着他的脚步零星开了几家。效果依然如此。


1997年,退伍后的石伏红回到老家。离开家乡已有8年,可除开那几间由自己房屋改造而成的农家乐之外,村里依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还是那么冷冷清清,村里人还是在种地,兜里依然没有钱。此时的石伏红被选为村干部,每月有150元左右的工资,干些琐碎的工作。


“国界碑遗址”


他还年轻,又在大城市里待了好几年,如今回到这个从村口到村尾总共只有10公里的小村庄里,未来仿佛也能一眼望到头,石伏红尚年轻,自然是不会甘心的,他又一次离开,这次的目的地是广东东莞,和大多数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一样,他要南下挣钱去。


一去又是十多年,石伏红只有过年过节时回一趟飞鸽村,从未动过扎根老家的心思。期间,他组建了家庭,又从东莞辗转到浙江义乌。在远近闻名的义务小商品市场,他看到那些价格低廉、十分不起眼的小工艺品为当地人创造了多大的财富,他也深知作为一个“打工仔”该尽什么样的本分。在那个专门生产小饰品的工厂里,老板只需给提供样品,他和妻子就能指挥工人们在流水线上复制出成千上万件同样的小玩意。他们夫妻俩在工厂尽职尽责工作多年,早已成了老板最信任的人,连工人的工资都由他来帮忙发放,夫妻二人每月收入也基本维持在1.5万元左右。


2008年左右,春风得意的石伏红回老家建了新房,而这次回乡,他也察觉到老家有了显而易见的变化。


2009年,当地政府打造了连片农家乐,形成规模发展


退耕还林让飞鸽村渐渐被森林覆盖,曾经人们求粮食的土地几乎都种下杉树,飞鸽成了林场,有了这片林场,村里的农家乐又多了几家,听说政府也要投入资金在此开发旅游了。


飞鸽村连片的农家乐和民宿是2009年由政府统一打造起来的,一整排商铺就建在村里的街道旁,石伏红的新房子也交给弟弟用来开办农家乐。


几年过去,老支书到了退休的年纪,而石伏红也已40多岁,事业有成的他是村里众望所归的村支书接任者。人到中年,曾经不愿回乡的决心好像也开始动摇,石伏红和妻子商量,人不能一辈子打工,到了这个年纪如果还在外漂泊,也只能在老本行里徘徊,不会有更多发展机会,现在村里旅游业发展与隔壁林海村不相上下,不如回家吧。


2016年,43岁的石伏红和妻子像两只在外飞翔多年的“飞鸽”终于倦鸟归巢,妻子主要负责打理家里的民宿和农家乐,石伏红则回到村委会,把20年前放弃过的村干部工作重新捡了起来。


回乡任村支书并开办农家乐的石伏红


4年过去,飞鸽村214户村民中有47户都开办了农家乐,占全村总户数的1/4左右,石伏红自己家的生意和村里的工作都干得风生水起,但游客的增多也给飞鸽村带来了新的烦恼。那条常年被水覆盖的丹霞石路面一直完好保存,虽然曾经让飞鸽村村民们倍感困扰,但现在却作为难得一见的“水上公路”成了游客必须打卡的地方。到了旅游旺季,这条连接着村口和界碑之间10公里路面上,三四百辆汽车排队前行,堵在路上的游客也自得其乐,纷纷下车戏水玩耍,却苦了飞鸽村的村民们,一到每年6月至9月,就必须组织队伍在路上维持秩序、指挥交通。


站在界碑广场上,随着箭头指向的南方走,游客可在清晨登上观云台欣赏绝美云海,在小村里体验“水上公路”;随着箭头指向的北方走,游客可游船,进入四面山探索奇险之旅。昔日困境如今成了著名景点,那4座界碑也成了两个村庄共同发展的连接。退耕还林,让飞鸽村回到绿水青山之中,旅游发展也让石伏红“飞”回老家,虽然客观条件令飞鸽村的游客承载量受限,但这30年的变迁给飞鸽人带来了无限的可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